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求职攻略>亚投行创始成员国最终将超过35个

亚投行创始成员国最终将超过35个

  • 2021-09-09 22:11:45

  •   2013年10月2日,习近平主席提出筹建倡议,2014年10月24日,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等在内22个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的财长和授权代表在北京签约,共同决定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为亚投行,是一个政府间性质的区域多边开发机构,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建设。总部设在北京,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

      亚投行创始人员会超过35个国家

      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22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年会”上表示,到本月底也就是申请成为创始国的截止日期,最终的亚投行创始人员会超过35个国家。

      金立群表示,亚投行目前包括印度、印尼、新西兰等域内创始成员国已经有27个,域外国家参与程度也在不断提高。不久前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士、卢森堡等国家也都提出了申请,目前正在履行相关程序。

      金立群说,亚投行将是一个带有明显的21世纪时代特征的多边开发金融机构。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下称“亚行”)的测算,从现在到2020年这段时期,亚洲地区每年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将达到7300亿美元,现有的世界银行、亚行等国际多边机构都没有办法满足这个资金的需求。由于基础设施投资的资金需求量大、实施的周期很长、收入流不确定等的因素,私人部门大量投资于基础设施的项目是有难度的。

      金立群指出,亚洲地区其实并不缺乏资金,缺少的只是融资机制,需要搭建一个专门的基础设施投融资平台,以充分利用本地区充裕的储蓄。金立群称,亚投行将和现有的多边开发银行合作,撬动私营部门的资金,合理分担风险,利益共享,促进亚洲基础设施的建设。

      作为定位于亚洲域内的开发机构,随着欧洲域外成员的加入,亚投行将如何处理域内域外国家的关系也备受关注。

      金立群回应说,亚洲地区的经济发展必将为域外的国家带来很好的发展机遇,为其提供广阔的市场,扩大投资的需求,拉动这些国家经济的复苏,这对全球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增加全球的总需求,将是非常重要的。金立群介绍,一年来中方对域内外的国家,包括美国、日本做了大量耐心细致的解释工作。中国和亚洲意向创始国,围绕谅解备忘录和章程进行的谈判是民主协商的过程。

      “中国一再强调重视国际多边金融机构的治理原则,重视涉及环保和移民的安全保障政策和其他国际通行的原则,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金立群说。

      金立群认为,欧洲发达国家作为创始国参与亚投行,说明它们对中国参与创立的机构有信心,相信亚投行将会建立良好的治理框架,会按照多边机构的规则和国际惯例办事。

      在英法德意等西方大国加入前,中国是主要的出资方。一些西方大国加入后,有分析担心是否会稀释中国股权。

      对此,金立群说,中国在亚投行作为第一大股东,是根据亚洲地区中经济的体量确定的,中国作为第一大股东将提供必要的资金,第一大股东的地位不是特权,而是责任,是担当。

      金立群补充说,在美国、日本等一些大国没有参与之前,为了保证股本金达到一定规模,出资额中国提出可以最高达到50%,以便使亚投行能如期开张运行。今后,随着更多国家的参与,中国将会单方面稀释自己的股份。

      “即便在初期,作为一个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国家,中国将遵守国际通行准则,中国不会以老大自居,而是平等待人,有事好商量,尽量以达成一致的方式决策,而不是靠投票权决定。”金立群说。

      美国在对亚投行的担心中最常提的一点是,亚投行未来成立及执行中的环境、透明度与标准。

      金立群还介绍了亚投行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的关系。他表示,亚投行将是一个深化互联互通、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多边开发机构,“一带一路”的建设有利于沿线的国家,也将会给其他地区国家带来更多的贸易和投资机会,亚投行也将为其他国家提供投资。

      欧洲大国为什么纷纷拥抱亚投行

      自3月12日英国表达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的意愿起,法国、德国、意大利上周“抱团”共同宣布了加入意向。最近几天,随着卢森堡和瑞士两个金融强国递交申请,欧洲掀起了一股亚投行热:有明确表达加入意向的,有态度正在发生转变的,也有还在犹豫之中的。

      将亚投行这个话题推到欧洲公众视野中、掀起这股浪潮的英、法、德、意这些欧洲大国,在亚投行这个问题上到底是怎么想、怎么做的?

      对于英、法、德、意等欧洲国家来说,选择和中国走到一起,当然首先是出于各自的务实考虑。正如率先提出加入“亚投行”申请的西方发达国家的英国所表达的那样,“加入亚投行完全出于本国利益考虑”。换个角度理解,加入亚投行的“朋友圈”,为欧洲带来更多的是机遇。

      从经济角度看,亚投行受到欧洲国家的青睐,主要有几个重要原因。

      首先,欧洲自己有投资需求。虽然欧洲经济的疲软状态短期难以缓解,但欧洲实际上并不缺乏资金,各方资本需要寻找新的投资点。去年新上任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已经提出了3000亿欧元的投资计划来提振经济。作为成熟经济体的欧洲,目前并没有明显的新经济增长点,经济增长率低迷,投资回报率不高,这些资本正在全球各处迫切寻找高回报的投资出口。在世界经济复苏仍然乏力的情况下,亚洲作为全球最具发展活力和潜力的地区,是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尤其基础设施的投资需求非常庞大。与此同时,现有国际金融秩序存在“断档”现象,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亚洲开发银行等组织“标准高、附加条件多”,无法满足巨大的资金需求。因此,欧洲加入亚投行这个新兴的多边开发机制,在这个充满活力的地区进行投资,显然“有利可图”。

      其次,随着近年来中国经济的影响力逐步扩大,在全球经济中的分量不断增加,作为重要贸易伙伴的欧洲国家,当然希望通过亚投行这一平台深化与中国的贸易关系,期待取得更大的互惠互利结果。

      此外,欧洲国家还逐渐认识到,一个完全由美国主导的全球金融体系,可能不再符合欧洲的利益。欧洲以前总是习惯于和美国绑在一起来影响世界,但近年来的经济危机,使欧洲国家开始对美国失去信心,认识到构建除美国外的另外一个支点,进而增加欧洲话语权、保护自身利益的重要性。欧债危机期间,美国不仅没有购买欧债,对欧洲少有援手,反而有多家美国信用评级机构不断地唱衰欧洲。美国在金融危机后多次推行量化宽松政策,客观上也对欧元信心造成严重打击,损害了欧元在全球的影响力。

      从地缘战略角度看,法国资深外交官、地缘政治专家伏舍分析说,当前的国际地缘经济格局已经发生了变化,世界经济多中心、多极化发展的趋势更加明显。这就要求国际金融秩序与时俱进,同时需要与之匹配的多边金融组织,亚投行机制正是一个很好的尝试。而欧盟本身也是这样一个地区性的地缘经济体系,未来与亚投行的合作空间也很大。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中国提出的设立亚投行倡议的一步步落实,将会有大批的基础设施项目不断跟进,从东亚、东南亚到中亚再到欧洲之间的通道将被打通,中国和欧洲,这两个位于欧亚大陆两端的庞大人口和经济实体,将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高效地连接起来。伏舍表示,从这个意义上说,欧洲国家也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进行某种程度的对接。欧洲投入亚投行的怀抱是符合逻辑的、合理的选择。

      伏舍还强调说,现在,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自塑造未来的国际秩序,但每个国家都可以负起自己构建新的国际秩序的那份责任。为塑造未来秩序,中国的战略眼光、中国在推进亚投行项目上表现出的开放性、包容性,都非常值得敬佩。

      从亚投行本身的发展来说,多几个欧洲朋友自然也是好事。

      正如伏舍所指出的,对于亚投行的创建者来说,作为域外国家的法国及其他欧洲盟友的加盟,不仅可以带来一笔可观的资金推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缓解亚投行运营的资金压力,更会带来一系列的人才和智力支持。例如,欧洲对复杂投资项目的管理制度、符合国际标准的决策方式、对项目投资回报预估等方面的经验等,都对刚刚起步的亚投行非常有利。当然,这也意味着给亚投行的运营提出了更高的标准和要求。

      有质疑声音提出,欧洲会不会借着这些高标准而对亚投行的运营和管理指手画脚?伏舍对此表示,中欧之间具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和积累多年的合作经验,来自“欧洲的声音”只会让亚投行走得更稳、更好,他相信中欧以及亚投行其他创始成员国有智慧、有能力达成一致。英、法、德、意等国选择加入亚投行,肯定是带着诚意和协商的态度而来的。

      欧洲国家的加入,也将为亚投行获得较高的信用评级助力。对于发展中国家主导的金融机构亚投行来说,在信用评级方面取得突破,有利于未来在国际市场上获得低息融资。

      距离递交加入亚投行申请的截止日期还有不到一周时间,英、法、德、意这些欧洲大国的想法和做法,或许可以给那些还在犹豫中的国家一定的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