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求职攻略>江西村民自荐担任村支书 却被告知是“假党员”

江西村民自荐担任村支书 却被告知是“假党员”

  • 2021-09-17 22:45:27

  • 楚山村党员公示栏内,4名“假党员”的名字及照片曾经在列,现在已经被撕掉。 澎湃新闻 刘兴旺 图

    江西省上栗县桐木镇楚山村村民欧阳枝鹄怎么也不会想到,持续交了6年党费的他,在今年想向上级党委自荐担任村支书时,却发现自己竟然是一名“假党员”。而和他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其他3名村民。

    楚山村党支部发放的《党员考核手册》明确注明欧阳枝鹄等4人入党时间为2008年7月1日。楚山村村支部书记欧阳增良承认,村党支部每年通知欧阳枝鹄等4人开党员会议,参加各种党员活动,每年还收了他们的党费。

    对于欧阳枝鹄等人的“假党员”身份,欧阳增良将责任归咎于上任不到十天就去世的上届村支书,“我接手工作后,没有发现欧阳枝鹄等4人的入党材料,可能是被死去的那任村委会书记遗失了。”

    “假党员”

    欧阳枝鹄的“假党员”身份,是在今年6月浮出水面的。

    6月上旬,欧阳枝鹄获悉村级组织马上就要换届,作为一名早在2008年就入党的老党员,他于是产生了向党组织自荐担任新一任村支书的想法。

    今年40多岁的欧阳枝鹄是桐木镇楚山村15组村民,在当地开了一家规模较大的烟花厂。

    正当他准备向上级党委自荐担任村支书时,村里的一名老党员给他浇了一盆冷水,“你是一名假党员,现在还不具备担当村支书的资格。”

    欧阳枝鹄难以相信。对方提醒他:有时间你去镇里的档案室,一查就知道真假了。

    老党员的话很快得到了证实。欧阳枝鹄通过熟人到桐木镇档案室查阅相关资料,但没有发现他的入党档案。

    即便如此,欧阳枝鹄仍然不敢相信。为了慎重起见,他又委托驻村的镇干部欧阳友生和分管楚山村的副镇长崔昆山到镇里、县里核查,结果反馈过来的答案再次印证他是一名“假党员”。

    欧阳枝鹄的遭遇并非孤例。6月15日上午,远在上海打工的欧阳辉发接到楚山村一名村民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告诉他,说他也是一名“假党员”。

    次日,在上海打工的欧阳辉发买了一张回家的车票,他打算回家问个究竟。

    此后,欧阳增民和曾昭松的“假党员”身份也浮出了水面。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调查发现,欧阳枝鹄等4人均于2008年7月1日在楚山村委会入党,彼时与他们一起入党的还有其他9名村民。

    6年党员生活

    “假党员”欧阳枝鹄,至今仍记得他六年前入党宣誓时的情景。

    2008年7月1日上午,时任楚山村村支书的欧阳清政,站在老村委会的主席台上,宣读了本届参加宣誓的13名新党员名单。

    随后,欧阳枝鹄和欧阳增民、欧阳辉发等13名宣誓人跟着领誓人欧阳清政逐句宣读誓词。台下,几十名老党员作为新党员的入党见证人。

    宣誓后的当天,欧阳枝鹄等13名新党员向党组织交了人生的第一笔党费。欧阳枝鹄交了100元,其他党员有的交了20元,有的交了10元。

    “我是搞企业的,理应比别人多交点。”欧阳枝鹄说。

    三天后,13名新党员在村党支部的组织下,与全村老党员一起前往韶山参观学习。

    欧阳增民称,这次去韶山的所有开支,基本上都是他们13名新党员出的钱,每人交了500元,总共凑了6500元。

    六年来,和村里的其他党员一样,欧阳枝鹄、欧阳增民等人每年都会交纳党费,党组织的活动他们也照常参加。欧阳增民的家里至今仍有一件印着“楚山村支部委员会留念”字样的衬衫,那是村支部发给他的纪念品。

    澎湃新闻从萍乡市委制作的《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纪念册》和《党员考核手册》中看到,欧阳枝鹄等4名“假党员”的入党时间均是2008年7月1日。

    位于村委会大院里的党员公示牌,也证实着欧阳枝鹄等人的党员身份。公示牌设立于6年前,里面详细记录了楚山村所有党员的名字。欧阳枝鹄、欧阳增民等4人的名字和照片曾一度赫然在列。

    8月13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在楚山村村委会大院里看到,党员公示牌内,欧阳枝鹄等4人的名字已被涂掉,照片也不知所踪。

    “他们的相片一直贴在公示栏上,但假党员的身份公开后,被人撕了下来。”一名知情者称。

    “他是一个好党员”

    在楚山村,很多村民认为欧阳枝鹄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好党员”。

    让楚山村村民印象深刻地是,近几年来,楚山村村委会组织的捐款、帮扶、修路等党员公益活动,欧阳枝鹄从未缺席过一次。

    2009年,楚山村开展党员“结对子”帮扶活动,村里有5名党员参与,而欧阳枝鹄就是其中之一。

    孤儿欧阳漫玉是彼时村里指派给欧阳枝鹄的帮扶对象。她在写给镇政府的证明材料里称:“在帮扶这几年,我得到了像有父母的孩子一样温暖和无微不至的爱,他妻子像母亲一样对我,每年带我和她女儿到县城买衣服。”

    楚山村的党员也为欧阳枝鹄等4人的遭遇鸣不平。

    63岁的老党员欧阳枝炉有18年党龄,他曾亲自见证了欧阳枝鹄等人从填写入党申请书到入党宣誓的整个过程。

    欧阳枝炉说,按条件,欧阳枝鹄等4人完全符合党员的标准。在他的印象中,村里每次开党员大会、组织党员活动,都能看到欧阳枝鹄、欧阳增民等4人的身影。

    两任村支书被党内警告

    楚山村老书支书欧阳清政说,欧阳枝鹄等13人入党确实是在他任期内办的,不过当时只有两个人通过了“预备期考察”,其他11个人在还没来得及上报镇里批准,他就于2008年年底退休了。此后,新接任的支部书记欧阳增良按照组织程序,陆续为余下的2名预备党员、6名“发展对象”办理了入党手续。至于另外4人为何没走完最后的入党程序,他不知情。

    欧阳增良解释说,他的前任在接替欧阳清政的职位大约一周后,因喝酒过量突然死亡。2009年他接手工作后,只发现了其他8个人的入党材料,欧阳枝鹄等4人的材料不在其中。

    “考虑到大家都是同村人,碍于情面,村党支部每年还是通知他们4个人开党员会议,参加各种党员活动,甚至每年还收了他们的党费。”欧阳增良说,他本想在这几年通过逐年吸收的办法将这4人发展为正式党员,没想到事情真相突然被公开。

    “村里当年组织欧阳枝鹄等13人‘火速入党’,原因很简单,老书记希望在临退休前跟全村党员一块去韶山看看。因为费用大,他考虑后做出决定,只好让这些刚入党的‘新党员’掏钱。”一名知情者说。

    不过,欧阳清政不认同这一说法。

    上栗县桐木镇党委于今年7月对欧阳枝鹄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调查。

    调查报告称,欧阳枝鹄于2007年向时任村支部书记欧阳清政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第二年欧阳枝鹄等13人被确定为楚山村入党积极分子。从2008年至今,该村支部未将欧阳枝鹄等4人列为发展对象报镇党委及县委组织部门审核,更没有将其吸收为预备党员、转为正式党员的相关记录和材料,因此他们现在并不是预备党员或正式党员。

    报告说,至于欧阳枝鹄等4人反映其参加党内组织生活、缴纳党费的问题,是由于原任书记欧阳清政原则不强,未明确身份便召集欧阳枝鹄等人参加组织生活,后接任支部书记欧阳增良未坚持原则,做老好人,沿袭原来作法所造成。

    桐木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镇政府已要求楚山村支部退还欧阳枝鹄等4人交纳的党费,对在此次事件中负有责任的欧阳清政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对欧阳增良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对驻村工作组长欧阳友生诫勉。(直击现场)